新书啦
会员书架
首页 > 历史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312章养恩天大

露泣梨花白如玉

上一章 目录 加书签
好书推荐: 连影 唐土万里 我娘子天下第一 三国之基地崛起 我是王富贵 无双庶子 特种岁月 天下臣 南唐节度使 露泣梨花白如玉

侍卫头疼的看着台阶下撒泼而女人,说道:“小小姐,这妇人是个疯子,你只管看热闹便是,不用理会她。”

百草乖巧的点了点头:“哦。”

转头看向徐灿,徐灿从小就展现了他小忠犬的一面,也跟着百草忙不得的点头。

台阶下,那妇人见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便越发嚎的起劲了:“各位,你们来给我评评理。这一家!就是这一家,傅少将军府!仗势欺人!”

有好事者起哄问道:“少将军府怎么仗势欺人啦?”

那女人道:“我相公是他的妻弟,我与我相公成亲多年,夫妻恩爱,可是他们家长着有点权势,就硬是讲我相公从我老家抢了回来,关了起来,逼他科考,为他们光耀门楣。如今我相公高中探花,他们又逼着我相公与我和离,要为他另择姻缘,你们说,是不是欺负人?”

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一阵哗然:“哇,那是有点欺负人!”

“什么有点?那是太欺负人了好吗?”

也有脑子灵光的反问:“比你相公考科考还不好?光耀门楣的事情,怎么欺负人了?”

“是啊,要逼也是逼你和相公和离,人家若是逼你相公,干嘛不直接休妻?何必逼他和离那么麻烦?”

那女人跳了起来:“我相公,他,他老实,反正,反正是他们傅家欺负人!楚青若,你给我出来!你们今天要是不把话给我说清楚,我,我就……”

说着抬起腿噔噔噔走上台阶,就要往里闯。

侍卫们一见她要闯进来,赶紧拦住,别让她冲撞的台阶上的小小姐和徐少爷才好。

结果拉拉扯扯中,侍卫手劲大,一把将她退下了台阶,跌倒在地上。这下这妇人哭闹得更厉害了。

百草心一软,站了起来,走下去,将手里的糖葫芦递给她:“大婶,你别哭了,我请你吃糖葫芦好不好?”

“大婶?”

那妇人一声怪叫,一巴掌挥落糖葫芦,侍卫怕她伤了百草,赶紧上来将她抱起来:“小小姐,别靠她那么近。”

“小小姐?你,你是百草?”

那妇人似乎认得她。百草好奇的在侍卫怀里转过身看向她。

“百草,我是你的舅母张欣,你让我进去好不好?”

张欣此刻的脑子转的飞快。

她和公孙临东成亲多年,初了最初那几年还有些夫妻恩爱之事,后来便一直分房而居,后来临东又被楚青若那个贱人带回了京城,对她闭门不见。所以这么多年,她都没有个子嗣傍身。想起这件事她就后悔不已,早知道那个废物竟然能高中,当初她就不该喝那个避子汤。早点怀上孩子,如今就不用那么被动了。

不过没关系,眼下不就来了个天赐的孩子吗?

刚成亲那阵,她听临东说过,百草是他妹妹的孩子,她的妹夫在一场战役中殉国了,妹妹从小痴傻的,知道妹夫没了以后,竟然从城墙上跳了下来殉夫了,所以傅家便收养了百草。

听说傅家,傅凌云和楚青若夫妻俩度着小丫头可好了,视如己出,临东也十分疼爱这个孩子。她若是将这个孩子拿捏在手,不管是傅家还是临东,还不对自己言听计从?

想到这里,张欣收起了哭闹撒泼的嘴脸,换上了一幅和蔼可亲的面孔,笑着对百草说道::百草啊,我是你舅母,你舅舅在家可想你,你要不要和舅母一起回舅舅家,看看舅舅啊?

百草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见徐灿走了过来,那糖葫芦指着张欣说道:“在我们家门口,挡着那么多侍卫叔叔的面,你就想拐孩子?你脑子有坑是吧?你当我们家的侍卫叔叔们都是死的吗?”

众侍卫们纷纷笑了起来,不愧是徐副将的儿子,连说话的口气都像极了徐副将。

“是啊,你当我们都是死的吗?再说了,公孙探花和你的事情,满京城谁人不知,哪个不晓?还跟你回去看舅舅,你家里还有小小姐的舅舅吗?”

另一位侍卫笑道:“兴许人家说的是野舅舅,啊哈哈!”

众人哄堂大笑。

张欣恼羞成怒,趁抱着孩子的侍卫一个不留神,扑上来便要抢孩子。

几名侍卫见状,脸盲赶了过来,场面一时混乱。

推拉中,占不到便宜的张欣终于恶从中来,开始口吐恶言:“百草,你这个小野种,你认贼作父还挺高兴是吗?你对得起你死去的爹娘吗?”

百草是个性子温和胆小的孩子,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混乱,吓得哭了起来。一见百草哭了,徐灿扔了糖葫芦,撸起衣袖对着张欣一阵拳打脚踢。

却终于被侍卫们抱起,将他和百草送回了院子。

铁衣看到百草的时候,就见她一个人躲在角落里哭的戚戚哀哀,伤心不已。

心疼妹妹的铁衣拉着她问明了缘由之后,怒气冲冲的拉着她的手一起闯进了傅凌云的房间。

楚青若和傅凌云听完铁衣的讲述之后,互相看了一眼。

傅凌云黑着脸,楚青若则一脸沉重:“铁衣,你先出去,爹和娘又话要和百草说。”

铁衣满脸不解,却还是听话的走了出去。

讲百草案子椅子上,又绞了帕子为她抹干净小脸,楚青若蹲在她面前,语重心长的说道:“百草,你已经七岁了,也是个大孩子了,娘亲想告诉你一件事情,听完之后,你自己做决定,以后要不要继续唤我们爹娘好吗?”

百草是个聪明孩子,一听这话,小脸一下白了。

难道真像那个疯女人说的,她是野种?

“百草,你却是不是我们亲生的。你爹叫做叶殇,你娘便是临东舅舅的妹妹,也是我的表妹,公孙莒。你的大名不叫傅飞雪,而是叫叶飞雪。”

百草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的看着楚青若和傅凌云。

楚青若摸了摸她冰凉的小脸,缓缓的将叶殇与阿莒从相识到相恋,再到叶殇战死,阿莒殉情,娓娓的向她一一道来。

说完之后,还说道:“百草,娘告诉你这件事情,是不希望你胡乱猜疑。你不是野种,你爹是救了一座城池人性命的大英雄。而你和我也有血脉关联,本就是亲人。你出生没多久你母亲就去了,是我一手把你养大,在我心里,你就是我的女儿。如今你已经知道你自己的身世了,若是你不愿意再喊我们做爹娘也没有关系,你依旧是我的孩子,我们还是亲人。”

百草一直在沉默。

傅凌云觉得自己的心提了起来,多害怕孩子会改口喊他姑丈。这份心情,就连当年他想楚青若求亲都没有那么紧张过。

终于,百草开口了:“爹,娘,我能去拜祭一下他们吗?”

这一声爹娘,喊的楚青若和傅凌云的眼泪都要落下来了,她还是他们的女儿,以后再也不用担心会失去她了。

“哎,哎,好,好,好孩子,应该要去的。”

楚青若擦着眼泪,欢喜的说道。

好了,没事了,一家人还是齐齐整整的一家人。

“笃笃笃!”

周妈妈在门口敲门。

“小姐,姑爷,太子殿下来了。”

傅凌云脸又黑了。“不见!”

楚青若笑着锤了他一拳,娇嗔道:“人家是来见百草的,又不是来见你的。”

傅凌云磨牙:“所以说不见!”

连门外的周妈妈都捂嘴笑了起来:“小小姐,快出来吧,太子殿下今天可给你带了件稀罕玩意儿。”

百草犹豫的看了一眼,如同要吃人的父亲,从椅子上跳了下来,走过去搂住傅凌云,在他脸上亲了一下:“爹爹,别生太子哥哥的气,我一会儿回来陪爹爹用晚饭可好?”

傅凌云无奈,抱着她重重的香了一记:“你说的,爹可等你,你不回来,爹就不吃饭。”

百草笑:“好!”

然后打开门,一蹦一跳的走了出去。

太子陆锦年,今年十岁,生的跟明宗如同一个模子里刻出来一般,俊秀英俊,温润如玉。一袭蓝衣站在院子里头,如同一棵青松,挺拔潇洒,引人瞩目。

“百草!”

“太子哥哥!”

见到百草娇俏的身影从里面走出来,他忍不住往前走了几步,笑着叫了一声她的名字。

徐灿跟在百草的后面朝他拱了拱手:“见过太子殿下。”

陆锦年微笑:“阿灿。”

三人再加上傅铁衣,四个人是发小,青梅竹马,关系相当不错,不过在人前,该有的礼数百草和徐灿还是很有分数。

“百草,阿灿,我今天带来了一样稀罕玩意儿,你们猜猜是什么。”

陆锦年挥退了宫人,和百草、徐灿一起,拎着一只小箱子走进徐灿的房间,往地上一放。

百草的闺房,傅凌云明令禁止出了他以外谁都不许进,包括傅铁衣。所以他们只有在铁衣或者徐灿的房里玩耍。

“猜不到,会动?小猫?”

徐灿伸手想去揭开箱子上蒙着的布,却被陆锦年一掌拍下,“咦?铁衣呢?”

百草想了想:“刚才还在的……”

徐灿却一脸漫不经心的说道:“铁衣?刚才出门了?说是去韩姨的军营里溜溜。”

“哦。”

三人都没有将这件事情放在心上。

上一章 目录 加书签
书单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