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啦
会员书架
首页 > 历史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3把五十四章尉迟将军

露泣梨花白如玉

上一章 目录 加书签
好书推荐: 连影 唐土万里 我娘子天下第一 三国之基地崛起 我是王富贵 无双庶子 特种岁月 天下臣 南唐节度使 露泣梨花白如玉

傅铁衣尴尬的笑道:“没,没错。”

尉迟见他笑得十分勉强,眼神闪了闪又笑道:“小兄弟这名字起的好啊!”

“哦?哪里好?”

铁衣越发的坐不住了,甚至有些后悔来找他了。

“你这名字和大炎国少将军傅凌云的儿子同名同姓,甚是威风啊!”

“是……是吗?天下同名同姓的多了去了,凑巧而已吧……”

傅铁衣支支吾吾的随口应付了一句,然后站起来,朝他一拱手:“尉迟将军一定日理万机,非常的繁忙,我,我就不打扰将军了,我先告辞,咱们……咱们改日再聚!”

说着低着头便往外冲。

谁知,刚走到花厅的门口,边有一排带刀的侍卫将他的路拦住了。

“尉迟靖,你这是什么意思?”

铁衣有些生气了,转过头瞪着依旧笑嘻嘻的尉迟靖说道。

“小兄弟,既然来了,何必这么匆忙的走呢,我还没有好好谢过你的救命之恩呢!”

尉迟靖似笑非笑的走了过来,一只手重重的搭在他的肩膀上。

“你……你要做什么?”

肩膀上的那只手像一只铁钳一样在逐渐的加重力道,铁衣面皮抽搐,忍着痛抬头惊讶的看向尉迟靖。

“不做什么,你是我的救命恩人,我自然不会吧你怎么样,不过,我要调查过你的身份,却顶你不是大炎的细作之后,才能放你走。到时候,我给你赔罪都行!”

“尉迟靖,你,你恩将仇报,我好心救了你,你,你竟然还怀疑我是细作!”

铁衣心里开始有些慌乱了。

早知道就不救他了。

尉迟靖松开手,朝侍卫们使了个眼色:“请傅公子去别院歇息,好生招待,不可怠慢!”

“是!”

侍卫押着傅铁衣走了。

尉迟靖望着傅铁衣不停叫骂的背影,咧嘴笑了一笑。

小子,是好小子,只是不知是敌是友啊!

他心里暗暗的感叹道。

傅铁衣被侍卫押着来到了尉迟将军府的后院一处僻静的院子里。

侍卫对他的态度到还算客气。

打开门后,领头的侍卫向他拱了拱手:“傅公子请进!”

傅铁衣假意走进去,忽然又转身往后想冲出去,却被后面的侍卫一把拦住:‘傅公子请进,请公子不要为难我们。”

“切!进去就进去!”

无计可施的傅铁衣只好不甘不愿的走进院子。

侍卫等他一进去,便立刻锁上门离开。

“喂!你们要关我到什么时候?”

傅铁衣一见到们被锁上了,顿时气得直拍门板大声问道。

可惜,侍卫们除了留下两个守在门口之外,其余的全都一声不响的走了。

“哼!恩将仇报的尉迟靖,卑鄙小人!”

气哼哼的傅铁衣大声骂了几句还觉得不解恨,又狠狠地递了门板一脚,才开始在院子里漫无目的溜达起来。

这是一个非常雅致却又十分偏僻的院子,周围安静的连根针掉下来也能听见,铁衣估计周围都没有人住,就算他闹出再大的动静,大概也不会有人理睬他的。

于是,他把目光对准了围墙。

这里的围墙看起来并不高,以他的身手应该可以翻出去吧?

他想。

“呸呸!”

他学着徐勇的样子,在手心里提了两口唾沫,开始爬墙。

“嗤……”

忽然一阵嗤笑声,从屋顶传来。

傅铁衣吓了一跳,呲溜一下从墙上滑了下来,摔倒在地上。

从地上拍起来,一边拍着身上泥土,一边恼恨的抬眼往屋顶上看去。

只见屋顶上,半靠着屋梁,身穿一身紫衣,长得十分俏丽的小姑娘,手里拿着一根细长的草,正毫不客气的对着他露出一口小白牙。

“喂,你是什么人?为什么会被关在这里?”

铁衣仰着头反问:“你又是什么人?我为什么要回答你的问题?”

小姑娘一听,坐了起来,用手里的草指着傅铁衣,洋洋得意的说道:“我是什么人?我是你的救命恩人!”

“切什么救命恩人,要不是小爷早爬上围墙走了。”

铁衣不屑的白了她一眼。

“哼!翻墙走了?你知道那墙下面是什么吗?我若是不叫你,你只怕现在已经成骨头渣子了!哦,不对!骨头渣子也没有了!”

傅铁衣不以为意的转身,一边继续爬墙,一边说道:“骨头渣子都不剩?我就不信,难不成底下又会吃人的老虎不成?”

说着,三下两下,爬上了围墙。

等他爬上围墙之后,才发现,小姑娘并没有危言耸听。

墙的下面是一条像小河一样宽的护府水渠,水渠黎隐约有黑黝黝,体型看着不小的东西在翻动。

“怎么样,我没骗你吧?”

小姑娘的声音忽然在他的身边响起,又将他吓了一跳,脚下一滑,险些跌下水渠。

“哎哎……你小心些!”

小姑娘好心伸手拉他一把,他才没有滑下去。不过却瘫坐在围墙上,更是一不下心把一块瓦片踢了下去。

哗啦……

水渠里的水一下翻滚起来,几只如同穿着黑绿色盔甲一般的猪婆龙在水中翻腾。

“……”

傅铁衣感到一阵后怕,暗暗拍着心口,老老实实的从围墙上跳回了院子。

“怎么样?现在信了吗?”

小姑娘跟着他一起跳回了院子,幸灾乐祸的看着他说道。

傅铁衣觉得自己满肚子的火没地方撒,对方若是男孩子,他想他一定二话不说的和她打上一架。

可是,对方是个女孩子,还是个长得挺漂亮的女孩子。

他只好将他的怒气全都发泄在围墙下的一颗香樟树上。

“啊啊啊……尉迟靖你个混蛋,忘恩负义的小人!”

香樟树被他打的叶子像下雨一样的抖落下来。

“噗……”

小姑娘在一边忍不住笑出声:“你这人真有意思,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敢骂尉迟靖的!”

“呼呼”

发泄过后,傅铁衣觉得自己心里的火气小了许多,可是一想到自己才出了玉剑山庄这个狼窝,转头又自己送上门的跌进了尉迟靖这个虎穴,真是有够倒霉的。

爹娘还在客栈等他,若是他在不回去,又该惹娘担心了。

“哎!你叫什么名字?多大啦?你怎么会被尉迟靖关在这里的啊?”

小姑娘像个牛皮糖一样,还在这个院子里赖着不走,更是眨着两只大眼睛好奇的问东问西。

“你烦不烦?”

傅铁衣不耐烦的走进屋子,见小姑娘也跟了进来,烦躁的往床上一躺,伸手拿过一旁的被子蒙住了自己的脸,眼不见为净。

“好吧,既然你不想说,那我也不勉强你,不过,你若是想离开这里,我劝你最好喝我搞好关心,说不定,我有办法让你出去。”

小姑娘老气横秋的说道。

“切……少骗人了,搞不好,你也是被关禁闭的人,你还救我呢?我看你还是想办法先救救你自己吧!”

傅铁衣才不信她这一套。

好好的姑娘家怎么可能在那么偏僻的院子里?

想来也是和太子哥哥差不多,出身高贵,身娇肉贵,不好管教的时候,便只有关禁闭,美其名:闭门思过。

“你!”

小姑娘似乎被傅铁衣说中了,顿时一张俏脸拉了下来,指着他想要骂他几句,却又不知道骂什么好,于是只好跺了跺脚,气哼哼的走了。

赶走了那个烦人的小姑娘之后,傅铁衣不知不觉的睡着了。

等他醒来的时候,天都已经黑了。

“傅公子,请用晚饭。”

他从床上坐了起来,看见屋里赫然站着一个下人,将一个装了几样小菜和一碗饭的托盘轻轻的放在桌上。

下人的身材十分的瘦小,手脚也并不利索,放下托盘的时候,差一点将碗打翻。

“放着吧。”

傅铁衣一心牵挂着客栈里的爹娘,并没有什么胃口。

“哈哈哈,小兄弟,怎么了?和我赌气不吃饭吗?”

尉迟靖打雷似的笑声忽然想起,下人听见他的笑声,瘦小的身体瑟缩了一下,默默的站到了一边。

高大魁梧的尉迟靖大步走了进来,经过下人身边的时候眼神不经意的扫了他一眼。

“尉迟靖,你到底要关我到什么时候?”

一见到他,铁衣立刻就跳了起来。

“先吃饭,我们一边吃一边说。”

尉迟靖笑得有些谄媚,这让铁衣很是迷惑。

半推半就的随着尉迟靖在桌边坐下后,尉迟拍了拍手,几个侍卫端着几盘菜鱼贯而入,将酒和菜都放在桌上后,有退了出去。

一旁的下人悄悄的跟在侍卫的后面,也要退下,一只脚刚跨出门槛的时候,就听尉迟靖背对着他,沉着脸说道:“你留下伺候。”

那下人抬了一半的脚,又无奈的缩了回来:“是!”

“哼!”

尉迟靖冷哼了一声,然后将目光专项傅铁衣,伸手拿过酒杯,陪着笑脸为他倒上一杯酒。

“铁衣,这一杯,是我想你赔罪的。”

!!?

赔罪?

难道是他对自己的身份误会了什么吗?

傅铁衣脑子急转。

嗯……若是这样,让他误会下去也不错,最少,离开这里就有希望了。

“尉迟将军,这是何意……?”

他半真不假的问答。

尉迟笑道:“我问了今日带你来的守卫,他说见到你和一群人一起来的,然后我便让人打听了一下,那群人里,有两个事你的爹娘是吧?”

铁衣愣在那里,一时不知道该点头还是摇头,更不知他这是有心试探自己,还是他打听到了什么错误的消息。

一时难以决断,他干脆沉默不语。

“你别误会,因为你的名字和大炎少将军的公子一样,所以我难免……嘿嘿,来来,铁衣,我向你赔罪,先干为敬!”

尉迟一仰头,一杯酒下肚。

上一章 目录 加书签
书单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