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啦
会员书架
首页 > 玄幻 > 店长竟是吸血鬼亲王 > 第210章:七星道长的日常

店长竟是吸血鬼亲王

上一章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好书推荐: 浑沌记 这个大帝强的过分 烽候 破晓之洪荒帝尊 海兰萨领主 万界毒尊 冰封轩辕丘 太古阴阳师 领主大人是吸血鬼 我的天道仙鼎

b市的一场大雪下的是史无前例的大,短短一夜之间,整座城市皆被大雪覆盖,一望无际尽是耀眼的纯白。

“也不知道新来的血妖道友怎么样了,该不会被困在海底回不来了吧?”

打了个喷嚏,这名穿着蓝白相间印有繁琐图案道袍的男人打了个喷嚏。

男人俩鬓毛发如霜,随意披在胸前,但他的样貌却非常年轻,一对狭长的眸子里充斥着流光溢彩般的神韵。

七星道长一手持着浮沉,一手提着刚买的一笼包子,闲庭漫步般的走在一条银光素裹的人行小道。

清晨的天气非常冷,特别是风一吹,零星雪花就会顺着缝隙钻进衣物,以及头发缝隙。

七星道长手中拂尘时不时翻动,每次都能精准砸落快要从树丫滴落到他头顶的小雪堆,一整套动作行云流水仙气十足,看的路过行人纷纷驻足张望。

来到熟悉的天桥底下,在自己摊位前,已经站了好几个女人的身影,这些女人无一列外,每个着装都贵气逼人,典型的阔太太富婆。

“七星道长来了!”

“快给七星道长让位置!”

“我要让七星道长算一下,我家那位还在什么地方藏了私房钱!”

“好想,和七星道长上次床,尝尝他的滋味怎么样。”

“我家死老头半只鸟迈入坟墓,每次都要磕药才能满足我,等他一死,我就去找小白脸去!”

“你个小碧池!”

几名富太太脸上充斥着笑容,视线不由自主的落在七星道长身上。

七星道长笑眯眯的用拂尘在木椅上拂了拂,随后坐了上去,伸出手指在面前黑色木桌上敲了敲,一群富婆们已是自觉的排好了队伍。

“道长,我今天想请你帮我算一卦,我家男人究竟有没有在外面偷小…”

“去xx宾馆306号房,你家男人还挺持久,包了俩个男的,现在去的话,说不定还能捉奸在床。”

“啊,男的?”

这名金发碧眼的富婆脸都要绿了,提着包从里拿出一张百元美钞放在桌边,怒气冲冲走向停在路边豪车处。

“到我了,到我了,七星道长,我最近胸胀气闷,是不是得了什么疑难杂症?”

这名富婆冲着七星道长抛了个媚眼,上半身几乎都要贴在桌上,眼睛直勾勾盯着距离自己面部只有咫尺之遥的男人。

“王太太,先让别的太太问问题,你的我最后解答。”

七星道长睁开眼睛,对方会意,从胸中夹出一张温热百元美钞在他脸上蹭了蹭,放在桌上,指尖若有若无的在其手上画了一个圈,娇笑着让出位置。

“七星道长,我家老头子哪会死?我受够了他的绿毛虫,草丛还没进,就已经吐丝结网,还问我他厉不厉害…”

“张太太,你老公这是晦气缠身,这是药方。”

七星道长睁开眼睛,随手从怀里掏出一张信封递给面前年轻的张太太。

“吃三斤砒霜?砒霜,这是何物?”

“抱歉,抱歉,拿错了,是这张。”

七星道长手中拂尘一卷,已是重新收回张太太手中信封,他笑眯眯的将一封皱巴巴的纸放在桌上。

“捐一所学…”

“誒,天机不可泄露,说出来,就不灵了。”

七星道长手中拂尘一转,圆润光滑的柄部已是堵在张太太微张的粉唇位置。

“讨厌,调戏人家。”

伸出舌头碰了碰拂尘柄,张太太如同变魔术般,将一张崭新百元美钞从口中吐出,她妩媚的望了眼七星道长,开口道:

“那我,就按照七星道长的法子试试,要是能成功,别说是一座,十座我也能逼着他捐。”

“要是不成功,只能委屈委屈七星道长帮人家缓解压力。”

“地点。”

“你定…”

张太太扭动腰肢,优雅的戴上黑色女士手套,理了理厚实裙摆,转身离去。

……

望着那些富婆们离去的身影,七星道长脸上的笑容依旧不变,接过旁边递过来的水杯抿了一口,他闭上了眼睛。

“好用么?我的水杯。”

王太太你怎么还没走?等下,雪将会下的非常大。

感受着背后压着的俩坨柔软,七星道长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

“我的病,七星道长道长还没有帮我治呢,我哪舍得走?”

王太太伸出舌头舔舐了下七星道长耳垂,一只手已是探进七星道长衣襟胸膛中,她妩媚的在其耳边笑了笑。

“拿着这封信,回去再打开。”

“道长,这是给我的情书么?”

“我,偏偏要现在打开。”

“?”

“取二两干菊花,用热水浸泡,清热去火…”

“道长还真是幽默风趣呢,没想到竟然还懂中医。”

“但我觉得,还有个更快的法子能解火,道长不妨和我试试?”

“王夫人。”

“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故几于道,人在做,天在看。”

七星道长叹了口气,睁开眼睛望向天空,现在已经有零星小雪开始飘落。

“臭道士。”

“你说这些我可听不懂,那天把我按在床上做坏事的时候,我可没见你说这么多大道理,我也不拐弯抹角,我缠你身子,跟老娘去宾馆开房。”

一把粉色女士手枪已是抵在七星道长腰间,王太太笑眯眯的将脑袋搭在他的肩膀处,在其耳边吹了口气。

“我赌你的枪里没有子弹,王太太。”

“这么自信?臭道士?”

“那我开枪了?这一枪下去,你的腰子将会少一个。”

王太太笑了,笑的很开心。

“天道无情,人亦有情,情之一字,伤人害己,太太,你不应该对贫道动凡心。”

“红粉骷髅,芳华已逝,及时行乐,有什么不对?”

“我开枪了,臭道士。”

“砰!”

七朵绯红艳丽的玫瑰花从枪口冒出,在七星道长面前不停晃荡着。

“还真让你猜对了,我的枪里没有子弹。”

“强扭的瓜虽解渴,但不甜,臭道士,下次我会带一把真枪过来,射穿你的心房,你逃不出老娘的手掌心。”

伸手挑起七星道长的下巴,王太太深深凝视着他,随后轻笑一下,丝毫不拖泥带水转身离去……

“天地之大,寄蜉蝣于万物,沧海一粟,始于足昔。”

“老板,你怎么又开始作妖了?”

七星道长睁开眼睛负手而立,无数微光在其眸里闪过,他抬头望向古董店方向,身影已是缓缓消失。

徒留下一张板凳,一张桌子,以及桌上的数张百元美钞。

没过一会,一群衣衫褴褛的流浪汉来到这边,恭恭敬敬的朝着位置鞠了一躬,井然有序拿走上面财物。

每人走的时候,都会用着身上最干净的布擦拭起桌椅。

下雪天,太冷了。

上一章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书单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