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啦
会员书架
首页 > 都市 > 极品上门狂婿 > 第七三四章:狡若狐,狠如狼,猛于虎

极品上门狂婿

上一章 目录 加书签
好书推荐: 这种崩坏穿越是出bug了吧 魔王大人很烦恼 都市无敌奶爸 仙婿无双 最佳女婿. 我才是豪门 超兽之时间流水 开局就是全球直播 日常系霍格沃兹 斗罗之核爆斗罗

第七三四章:狡若狐,狠如狼,猛于虎

今夜,玉宁城无眠!

南城区接连爆发的宗师大战,震惊全城。

宗师姜子川,宗师李锐,宗师杜冷星,宗师季三元,四人先后外放血气光柱,那赤红色的光芒在黑夜里格外引人注目。

特别是大战后期,姜子川外放的血气光柱高达十米,仿若滚滚狼烟,经久不散,震撼各方!

各方江湖大佬皆被深夜惊醒,纷纷起床密切关注南城江湖剧变。

东城区,万玉赌石场。

总经理陆江生,今晚没有回翡翠城的别墅,而是住在了万玉赌石场。

他派遣了心腹秘书,前去南城区的长宁大厦面见孙承业,双方达成了暗中协议。

孙承业给翡翠王赌石场的刘大福,暗中派遣超规格的雇佣武者,所有差价由陆江生补齐。

而陆江生则借助刘大福之手,对江家嫡系子弟姜子川,展开第一轮试探,好探查清楚他的真实底细。

陆江生为了第一时间得到传回来的消息,于是选择睡在了万玉赌石场,然而万万没想到,今夜传回来的消息如此惊人!

咚咚咚!

敲门声响起。

“进来,”陆江生一直在总经理办公室等消息,也睡不着,干脆开了瓶好酒,正在独饮。

“陆总,最新消息。”

戴着金边框近视眼镜的中年男子秘书,快步凑到近前,深吸一口气方才将激动的心绪压制下来。

“陆总,南城孙承业彻底栽了!”

“怎么个栽法,人没了?”

陆江生缓缓放下高脚红酒杯,眼神凝重起来。

“那倒没有,但是孙家别墅被攻破,长宁大厦也落到了姜子川手中。”

说话间中年秘书拿出手机,打开一个长宁安保APP,只见开屏出现两个置顶的公告。

公告一:长宁安保股权变更,原公司法人孙承业畏罪潜逃,新任法人为姜子川,姜子川先生持有长宁安保所有股份与股权。

接下来,公司管理层全新改组,但不影响公司正常运转与承接正常业务,所有客户(玉商)与用户(武者)请放心,一切照旧,另外感谢大家一如既往的支持与厚爱!

公告二:长宁安保发布天价悬赏,对畏罪潜逃的原公司法人孙承业追究到底,提供确切下落消息者奖励一个亿,擒拿或者提供其尸首下落者,奖励十个亿!

中年男子秘书看完这两个置顶公告,当场倒吸一口冷气,赶紧把手机递给陆江生看。

陆江生迅速浏览一遍,当场震惊不已。

“姜子川方面,已经在长宁安保APP上发布这样的公告,证明孙承业已经彻底失去对长宁安保的控制权。”

“孙承业在南城江湖,大势已去……”

陆江生长吁一口气,心中颇有感概。

孙承业被人称之为南城王,在南城江湖说一不二。

一个长宁安保公司,不知道网罗了玉宁城多少武者,更有数量众多的武道宗师为他效力,这都能瞬间倒台,简直令人匪夷所思?

“孙承业手里掌握那么多资源,很多武道宗师都欠他人情,愿意为他出手,那姜子川再厉害,还能三头六臂不成?”

中年秘书感概道:“昨晚孙承业兵败如山倒,三大武道宗师连续折在姜子川手中,孙老板也受了重伤,据传是从密道仓惶逃走的。”

陆江生闻言幽幽叹道:“孙承业即便没死,也彻底玩完了。”

“这一战,姜子川连斩三大武道宗师,再加上他姜家嫡系子弟的身份,玉宁江湖谁都会怯他三分。”

“而孙承业不仅重伤,还彻底失去了长宁安保的控制权,人一旦失势,他往日结交的人脉尽数作废,没有任何一个宗师还愿意为他出手了。”

“接下来,孙承业就要从高高在上变成过街老鼠人人喊打,十个亿天价悬赏,连我都很心动啊!”

陆江生伸手敲了敲桌面,示意中年秘书帮自己添满,然后一把将领带扯下来,昂首将如血的红酒一饮而尽。

“姜子川这一连串的手段,相当高明,现在整个南城江湖都落入他的手中了。”

“我现在怀疑他昨天刚到玉宁城,就把翡翠王赌石场搞垮,会不会就是这一连串计划的第一环?”

这件事细思极恐,整垮翡翠王赌石场,逼走刘大福,好让他前往南城雇佣长宁安保的武者,这等若于把孙承业彻底拉下了水。

然后姜子川趁势击溃孙承业,夺取长宁安保,继而拿下整个南城江湖!

环环相扣,步步妙棋,所发生的的一切都对上了逻辑。

“他来到玉宁城满打满算才两天,打着接收姜子钰名下产业的旗号,却不声不响拿下了整个南城江湖。”

陆江生幽幽感概道:“此子狡若狐,狠如狼,猛于虎,是个劲敌,我们与他打交道,需要打起十二分警惕。”

中年男子秘书谢云峰两眼大睁,还是有些难以相信,试探着问道:“这个姜家嫡子如此厉害,莫非比姜子钰还猛?”

“两人不可同日而语,姜子钰嚣张跋扈,喜欢以势欺人,但外强中干,在玉宁城并没有打什么硬仗。”

“江湖是个‘人吃人’的地方,不把人彻底打怕了,没有人真正服你。

也正因为此,所以大家表面上都恭恭敬敬的尊称一句姜少,但私底下没多少人真正卖他面子。”

中年男子秘书想了想,还真是这个道理。

姜子钰当初刚来玉宁城的时候,顶着姜家嫡系子弟的身份,大家都惊惧不已,然而大家一轮轮试探下来,也就把他的脾性底气摸的差不多了。

“姜子川是凶残的虎狼,他来玉宁城是要来吃肉的,接下来肯定要奔着咱们万玉赌石场而来。”

“一但硬扛上了,两虎相争必有一死!”

陆江生严肃的说道:“咱们还是暂避锋芒,继续掏掏他的低,看他还藏着什么底牌。”

“正好,这个周末我原本就打算举办一场盛大的酒会,到时候把西城的张俊武,还有北城的冷天煜叫上,你替我去给这个姜子川送一份酒会的请柬。”

中年男秘书点头应是,顺手接过陆江生递过来的酒会请柬。

“你就去长宁大厦送请柬,代我当面恭贺他成功入驻南城,态度不妨恭敬一点,对了顺便送一份贺礼过去。”

中年男子秘书闻言神色一怔,看到老板严肃的面色,当即点头应是,转身出去了。

上一章 目录 加书签
书单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