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啦
会员书架
首页 > 言情 > 穿越之暴躁毒医不好惹 > 400 烧的又不是你爹!

穿越之暴躁毒医不好惹

上一章 目录 加书签
好书推荐: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一世倾城 本王也来自未来 穿书后大佬让我养他 春风与你入罗帷 君少少夫人又换女友了 2008造星记 大佬求求你别秀了 丁薇记事 邪王追妻

“端亲王,本姑娘做事不需要向你交代。况且,死的这两个人不是你端亲王的人,也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

面对端亲王,路恬自然没有好脸色。

“哼!你以为就只有你会医术吗?!本王身边也有医术高明之人。而且,这件事不是只有你路恬才能作主。本王也要让身边的大夫做出解药。”

听到端亲王这借口,路恬毫不给面子的冷笑一声,“端亲王,你手里的解药都是‘偷’到本姑娘做出来解药之后才做出来的吧。就你身边那个靠这种下流的方法才能做出解药的大夫,估计也没什么真本事。让他研究解药?还真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路恬,你别放肆!真以为你会些医术,本王就会纵容你吗?!”

“怎么?难道本姑娘说错了什么?你自己身边的人有几斤几两,你自己很清楚吧?”

路恬看着端亲王,似笑非笑的勾了下嘴角,声音带着嘲讽,“我看,制作解药是假,想要借口看本姑娘解毒才是真吧?”

端亲王眼神轻闪,眯了眯眸子,看着路恬,一时说不上话来。

他确实是想通过找路恬的麻烦,然后把自己身边的大夫安到路恬跟前,然后学习制作毒药的方法。

如今这种新的毒一出,也让他明白,光是抢了之前的解药完全没用。

现在还没进入古墓就出现了这种无人见过的毒药。

虽然讨厌路恬,但也不得不承认路恬说的确实是真的。

他身边那个大夫跟路恬完全没法比!

相信路恬也明白,只要这解药做出来,他肯定会想尽一切办法得到。

同样的,路恬他们肯定也会严密的防备着他。

所以,在还未做出解药之前,他就要想办法解决这件事情。

“随便你怎么想。本王只是不相信你自己一个人能解决这般大的事情。派个人给你使唤也是想出一份力。本王可记得,本王没到这边之前,你们特地等着本王的到来。如今本王主动给你人,你不应该拒绝。”

路恬一脸瞧不上端亲王的翻了个白眼,“不要说的这么冠冕堂皇,大家都长了脑子,你们想偷技术和毒药的目的也不是什么秘密,直接承认也没什么丢人的。”

“路恬,本王劝你最好不要这般嚣张!”端亲王脸上出现恼怒。

“我一直都这么嚣张,你又不是不知道。”

他们已经是你死我活的敌人了,还有什么需要顾忌的?

“路姑娘确定这两个人是同一条蛇所咬吗?如果是,那么路姑娘怎么确定别的毒蛇咬的人是否与这两人一样?又或者,路姑娘怎么确定,那些毒蛇的毒是一样的?”

站在端亲王身后不远,一个留着鬓胡的中年男子开口问了这几个问题,从他的着装打扮能够看出他是一个大夫。

站在端亲王身后,就代表,他是那个一直帮端亲王做药的大夫。

“你想知道啊?”笑着问话,而后路恬脸色猛的一变,表情沉下,声音凉凉,“想知道就让你的主子派两个人扔到蛇堆里再扒出来研究不就行了。既然你也是个大夫,就拿出你自己的本事证明一下,不要在这拾人牙慧,让本姑娘恶心!”

那些问题她怎么可能想不到?需要他一个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老头子提醒吗?

作为大夫,这些最基本的问题都解决不了,那她还做什么解药?!

“放肆!你一个小小的丫头片子也敢在老夫面前逞能!外面都吹嘘你的医术高明,老夫看都是故弄玄虚给人看的吧?你是不是根本没有那个本事?!”

那个老者被路恬说的恼羞成怒,甩袖贬低路恬。

路恬看出老者的心虚,冷笑一声,“我有没有本事不需要向你证明。况且,我没有本事,有些人却还那么贱的来偷本姑娘做的解药,说明有些人更加没有本事!”

“你,路恬,老夫给你脸面你不想要是不是?!”

“谁需要你给脸面?你是想给自己找台阶吧?”荀尘站出来,眼神在端亲王身上停留了一下,看着那个老头,手指不自觉的动着,一副很想动手的样子。

“荀公子,老夫说的是实话。她一个十几岁的小丫头,就算你师傅倾尽全力,也不可能教出比你我,甚至比秦神医医术还要高明的医术。你们护着路恬没关系。但是,这次进入古墓关系着所有人的性命,自然不可儿戏!”

那老头话音落,周围竟然还有人觉得说的很有道理。

荀尘才不会管老头说了什么,无理由的维护路恬。

“我们的师傅把师妹教成什么样子自然不是你能了解的。我们师傅在江湖上名声大噪,作为师傅的徒弟,我和师妹在江湖上,在朝廷上也都是名声远扬。反倒是你这个说着大义凛然之话的老头,你姓甚名谁?出自何处?是哪里来的无名鼠辈?你又有什么资格与我们相提并论?!”

荀尘话音落,周围不少江湖人又点头。

是啊,这个人他们从未见过,更是从未听说过。

医术好与不好是很多人证实的,不是看年龄的。

端亲王后面的这个老头他们确实从未听说过,更未见过,说明没有什么名气。

如今,也很显然,是这个老头想要偷路恬的劳动成果。

“你们不要仗着人多就觉得老夫说不过你们!那些名气都是虚假的,医术是否高明可不是你们自己说了作数的!老夫我从生下来就接触各种药材,医术怎么可能比不过这个小丫头片子?!”

那老头还是很不服的扯着脖子喊,想以此来证明自己医术就是比路恬高。

“既然你觉得自己很厉害,那为何还要说什么来帮我师妹?你自己有本事就自己去做出解药。再说了......”

荀尘看了一眼端亲王和那老头,勾唇,“当初你们抢我师妹的药房......”

荀尘没有把话说完,看了一眼面前这两个虚伪的人,轻哼,鄙夷的意思非常明显。

“师兄,不要跟一些不知所谓的人说那么多。我们先把这边的事情处理了,至于解药,咱们早点做出来也能早点安心。而有些人自认医术高明,就让他们自己想办法好了。”

秦老头嘿嘿两声,走近路恬和荀尘,说的很是高深莫测。

“本就不是一路人,确实不应该凑到一起。小丫头,快动手吧。”

路恬颔首,吩咐那边的人开始点火。

“路恬,历朝历代从未有人在死后还被烧,你这是对死者的亵渎!”

那老头这个时候又站出来拦住路恬。

“关你屁事!烧的又不是你爹!”

“你,你......”老头被气的瞪大眼睛,嘴巴抖啊抖的说不出话,恨不得把路恬吃了的样子。

这个朝代讲究尸身完好,入土为安等等。

但是,特殊情况特殊处理也没什么不对。

路恬不理会那个老头,抬手。

那边拿着火把的护卫见此,毫不犹豫的把火把丢到干柴上。

备好的干柴上面本就洒了油,所以遇火的瞬间就着了。

熊熊烈火中,被解剖过的那具尸体渐渐被火焰吞噬。

周围下着小雨,落在火焰中的瞬间就蒸发了,丝毫没有影响到燃烧的大火。

那边端亲王看着,抬手阻止想要再次上前的老者,并且眼神阴霾的看了老者一眼。

路恬他们说的很对,他身边的大夫确实没什么本事,要不然,他也不会想办法把这个蠢货安插到路恬身边!

那老者接收到端亲王的神色,立刻低头,缓缓退下。

端亲王是个什么样的人他很清楚,更明白。

现在的他对端亲王还是个有用的人,所以端亲王留着他。

若是哪一日自己没了用处,他很清楚,自己可以随时成为一个死人。

他是从很小就接触各种药材,学医。

奈何他天赋不是很高,任凭他如何努力都没有成为很厉害的大夫。

当然,他唯一引以为傲的就是对药材比任何人都熟悉。

所以,不管是毒药还是解药,只要给他一些,他就能原封不动的做出来。

也正是因为这一点,他才能被端亲王重视。

如今不能接近路恬,他们就只能等路恬做出解药,然后想办法从路恬手中把解药拿过来。

刚刚问路恬的那些问题也是想知道路恬会做出几种解药,免得到时候只拿到一种。

“咱们走。”端亲王知道这个方法不可能,果断放弃,带着人离开。

路恬待端亲王等人走远之后缓缓转身看了一眼他们离开的背影。

看样子,进入古墓之前还有的闹。

如果可能,她希望进入古墓不久就找到机会把端亲王处理了。

现在不这么做是因为不能让端亲王死亡的消息传回京城。

端亲王这次来古墓是带了不少士兵,但肯定没有全部带过来。

说不定,端亲王下了什么命令。

比如,一旦他死,那些士兵要不惜一切代价的做些什么之类的。

所以,端亲王要死,但绝对不能在他们没出古墓之前把这个消息传出来。

当然,这只是她的想法,想要杀掉端亲王实在没有那么容易。

大火几乎烧了一整日,由于下雨,天色很早就阴沉下来了。

“姑娘,这些怎么处理?”

“就地掩埋吧。这里也算安静,是一个长眠的好地方。”

“是。”

看着一切化为灰烬,路恬与荀尘等人往回走。

“小丫头,你打算什么时候开始研究那些东西?”

“明日吧。我要先回去收拾出来一些防护的东西,以防明日有人收拾那些蛇的尸体时再中毒。”

秦老头颔首,“可以。不过,我现在还是有件事不能确定,丫头最好也注意一下。”

“什么?”

“那些蛇毒不一定都一样,万一真的出现了不同的毒,咱们提早制出解药也是一种保障。”

“我明白。”路恬早就想到了这一点,“我想不会有第二种毒,原因也很简单。”

“那些蛇定然是当时封墓的时候被统一放进去的。不管那时候有多少数量,或者也同时投放了不少食物。不过,后面食物消耗光,加上那些蛇等于是被封在同一个相对来说是密闭的空间中。那么,想要生存下去就有各种竞争。”

“所谓适者生存,在动物界也一样存在。久而久之,不管带着什么样的毒,在同一个地方,经过几百年,那些毒肯定也综合在一起了。存在第二种毒的可能性几乎不可能。”

秦老头和荀尘倒是认同这一点。

“确实。既然如此,我就不多说了。老头子我今日跟着站了一整日,腰酸。我回去睡觉。”

路恬听到秦老头说腰酸,眼底不觉划过几分担忧,出口却带着玩笑的数落。

“我就说你年纪大了,应该回京城养着,你偏偏不信。看看你,今日什么都没干就喊腰酸。等进了古墓岂不是要让人背着你走?麻烦。”

“去去去,你这小丫头懂什么?就是因为最近闲的快发霉了,老头子我才腰酸。若是忙起来,老头子甩你好几条街。”

“哎呦~甩我好几条街的话,那你来研究这解药吧,赶紧忙活起来,今晚不准睡觉了。”

“哼!你是暴君呀你?还不让人睡觉。”

“我就是暴君,干不好还会吃人的那种。”

“你这丫头真凶,小心把五皇子吓跑了。”

“呵呵呵......云珟才不怕呢,他最了解我了。”

“对,我最了解丫头。”云珟的声音从不远处传过来,很显然是忙完了事情过来找路恬。

秦老头无趣的打了个哈欠,摆摆手,“老头子不跟你们这些年轻人掺和,走了。”

路恬笑着看了云珟一眼,没有再去管秦老头,和荀尘打了声招呼便和云珟一起往营地走。

“都安排好了吗?”

“嗯。那些放出去的蛇专门引到了两处地方,附近也暂时有人看管。大约是最近来的人太多,周围动物的影子也少了许多。”

“至于墓门前那些蛇,暂时没有人动。几大势力已经安排好人轮流看守,大家都怕死,自然不敢乱动。”

“唯一让本殿担心的就是端亲王那边很可能会借机抓一些毒蛇用来对付我们。”

路恬闻言,神色一沉,“所以,一定要尽快把解药做出来。”

“对。”

上一章 目录 加书签
书单推荐:
返回顶部